赢多多 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 赢多多 > 联系我们 >

1949年蒋介石指定一名刺客,刺杀陈毅,蒋介石:只有他能解决陈毅

发布日期:2022-10-01 20:45    点击次数:105

前言:

1949年5月下旬,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一部发起了十分著名的上海战役,并于5月27日解放了整个上海市。根据中央的命令,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担任上海市市长。蒋介石得知这件事后十分生气,他咬牙切齿地对毛人凤下令:

“不惜一切代价暗杀陈毅!”

然而毛人凤组织的两次刺杀都以失败告终,消息传到台湾,蒋介石将毛人凤痛斥一顿,并在此下达了刺杀陈毅的密令。除此之外,蒋介石还亲自指定刺客:

“就派刘全德去,只有他才能‘解决’陈毅!”

暗杀计划失败,蒋介石:只有刘全德去,才能解决陈毅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华东人民解放军进入了上海,翌日下午2时,陈毅一行人走入上海市政府大楼,国民党代理市长将印信交到陈毅的手中,也就从这一刻开始,陈毅正式走马上任,成为解放后第一任上海市市长。

有一天,陈毅的秘书将一封写有“新任市长陈毅先生收”的信件交给陈毅,陈毅拆开信封,一颗子弹掉在了写字台上,陈毅立马明白这是一封恐吓信。他没有惊慌,只是将信扔进了纸篓,拿起掉在写字台上的子弹头捡起,同在一旁的秘书说

“我陈毅千军万马都过来了,怎么会被一颗小小的‘花生米’吓倒呢?”

对此陈毅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上海的公安部门得知此事后,立即紧张了起来,进入严阵以待的状况。

此时蒋介石指示“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命令国民党特务迅速潜入上海,利用枪击、爆炸等手段,暗杀上海市中共党政军主要领导人,其中陈毅就被排在暗杀名单的首位。正是因为这一封恐吓信,让上海公安部对国民党特务的一切行动都密切关注。很快,公安部便掌握了可靠情报证实蒋介石派了28名特务前来暗杀陈毅,而这批特务刚刚潜入上海,立足未稳,便被公安人员一网打尽。

不甘失败的蒋介石,迅速又派来了由朱山猿率领的第二批国民党特务,欲对陈毅继续下毒手,这次他们除了带枪支和电台外,还带了美制雷管、高能炸药、手榴弹和剧毒氰化物。接到任务后不久,朱山猿所在的行动小组,接到任务后便迅速制定了刺杀陈毅的详细周密的计划,并通过秘密电台将计划呈报到了保密局,请毛人凤过目。

这个计划分两头进行:一方面以特工赵自强的女友小杨为突破口,据了解两人最近接触频繁,小杨曾对赵自强说:

“她有个同乡小姐妹是上海某剧团的团长秘书,陈毅师长为了鼓励知名人士为新上海文化建设文化事业,常常会去该剧团团长家中做客,”

所以,我们认为可以通过这一层曲折的关系接触到陈毅,并实施计划。

另一方面,我们可以派人去无锡联络某残兵头目潘震,对他许下一些官位,让他主动拉上队伍到上海市郊的指定地点,配合我们完成任务。毛人凤看完呈报,当即下令执行,可没想到,负责联络潘震的人折回上海时,被路卡上的上海公安人员以私藏枪支、伪造身份证等罪名扣留了下来。

得知这一消息的朱山猿一伙人迅速带上武器火速进入了上海,在抵达上海后,每人都分散隐蔽了起来,保持静默状态。等待着赵自强女友从女秘书那里套出的消息,可很快,他就得知,赵自强的女友从女秘书那里套话消息的事并没有成功。

与此同时,上海公安部门也掌握了朱山猿的行踪,并对他的行动计划彻底了解后,公安部门意识到了朱山猿的危险性,并决定派侦察员沈伍打入敌人内部,弄清情况后,并彻底肃清包括朱山猿在内的所有敌特分子。

沈伍领命后,便有意识地流露出些许不满情绪,以此让赵自强对自己产生一些兴趣,赵自强很快便上了当,并将他介绍给朱山猿认识。待时机成熟后,沈伍便开始执行上级交给的任务,通过联络公安侦察员里应外合,设下圈套,并引诱朱山猿上钩,最终将朱山猿擒获。

很快,朱山猿被捕的消息就被蒋介石得知,这让蒋介石气愤不已,将毛人凤召去大骂一顿,良久后,蒋介石实在不甘心失败的结局,便自我安慰又鼓励毛人凤道:

“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最后谁输谁赢还没定论,看谁笑到最后!”

毛人凤听到蒋介石这样说,他立马附和道:

“我们一定会反败为胜的!”

蒋介石还信誓旦旦地说:“我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我一定要反攻大陆,夺回大好河山。”随后,蒋介石又继续给毛人凤下达指令:“仿昔日暗杀人员的办法,制裁匪首和附逆分子。最好是派几个得力的人,先干掉上海的匪首陈毅,我看不要叫别人去,就派刘全德过去,只有刘全德去,才能解决陈毅。”

关键人物:刘全德

刘全德是“喝着共产党奶水”长大的,他1913年出生于江西省吉水县,1929年,他就加入了红军,1931年成功加入共产党。当时,他是红四军里的一个传令兵,而当时红四军的政治局主任便是陈毅。后来刘全德的在部队里表现突出,从一名传令兵快速成长为特务连的连长,所以,扬帆说刘全德曾说陈毅手下的兵,确有道理。

那时,中央特科考虑到刘全德非常熟悉我军的保卫和情报等相关的工作,且他本人也很有能力。于是在1933年把他派到上海,继续以特工的身份,负责锄奸保卫工作。但是,两年后,由于革命经历低潮,我党损失惨重,而刘全德也在武汉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本来组织在他身上寄予了他很大的期望,可没想到受党教育多年的他,面对国民党的威逼利诱居然选择了倒戈叛变,投靠了国民党。

后来,国民党的特务机构蓝衣社对他进行了系统的训练,加上他原本就枪法娴熟,行事作风雷厉风行,很快便被戴笠注意到并招致麾下,正式成为国民党特务头子的爪牙。由于他每次都能完成戴笠交给他的暗杀任务,因此戴笠曾说他“百发百中,无刺不成”。而他的名声渐渐在军统内部传开了。但是真正让他“名声大噪”的,还是“伪中储券事件。”

1941年,国民党想要更进一步瓦解汪伪政府在上海的强大势力,于是便派刘全德去往上海对其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采取一些手段和措施,使得其不能在上海发行。但刘全德却对汪伪政权下了狠手,直接采取了爆炸威胁的方式,这种方式虽然粗暴,但是效果很好。

消息传到重庆后,戴笠夸赞道:

“刘全德以后可以叫刘全能。”

为此,军统局还专门通令嘉奖他。而经此一事后,他在国民党军统内部又有一个新的称号——“全能杀手”。然而俗话说:登高易跌重。戴笠如此地重视他,可他的行为却直接把戴笠的脸打得啪啪响。有一次,他在上海执行戴笠安排的任务时,不慎被76号抓住。

在监狱里,他遇到了自己曾经的上级领导——曾经有着“军统四大杀手”之一称号的陈恭澍,陈恭澍劝他赶紧投降于汪伪政府,只要刘全德听他的话,他就出面做担保,让刘全德保全性命。

就这样,贪生怕死的刘全德再次叛变,之后接受了汪伪政府的安排,又成了汪伪特工学校的教官,培养学生的特务技能。抗战胜利后,由于国共两党的关系又发生了改变。刘全德虽然身上背负着“汉奸”的罪名,更是曾经背叛了国民党,但是国民党当局考虑再三,念在其能力和曾经的功劳,最后还是把他给放出来了。

出师不利

1949年9月,刘全德跟随保密局秘密交通员华庆发逃到舟山,转而去了台湾。毛人凤的办公室主任潘其武得知刘全德顺利抵达台湾后,便立即约见了他。让一个刚从战场回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人返回去继续潜伏,如果不是蒋介石逼得急,想必保密局也不会出此下策。

刘全德内心也十分清楚,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想保命,继续往上爬就得靠自己,因而对于潘其武提出的要求也毫无怨言,并很快就写了一份详细的作战计划递交送审。

毛人凤经过审阅后,觉得此计划可行,随后便亲自召见了刘全德,两人当面对计划再次进行了核对和商定,并委任刘全德保密局行动组上校头衔,需要什么样的帮手随便挑。就这样,国民党特务第三次刺杀陈毅的行动再次开始了。就这样,刘全德抱着急于邀功的心理,重金奖赏的诱惑下,试图趁此时上海局势不稳,潜伏回到上海刺杀陈毅、李士英等市党政高层领导。

刘全德老谋深算,知道我中共地下党的厉害,前文提到的安平贵确实是他派来打前哨,自己并没有随行,而是由女土匪头子黄八妹接应,从金山卫附近登陆,然后经闵行于11月2日潜入了上海。

不过,刘全德万万没想到,他原本计划内的市内落脚点及活动的场所,以及他要来上海的消息都早已被我党所知晓,并且扬帆副局长都已派人盯死每个他可能出现的地方,只待他露面。11月4日,上海市公安局接连收到一些侦察人员的报告,说在马路上和电车上见过刘全德出现,大家一听,所有人心里都不由自主地开始了紧张起来。

扬帆心里更是有些许不安,生怕自己一个稍不注意,会影响到陈毅市长的安危,便立即下令加派一队侦察员秘密前往陈毅市长住所警戒,并设立流动监视哨日夜巡查,任何可疑人士靠近目标区域都要进行盘问。

请君入瓮

扬帆也在安排完这一部署后,他也突然想到了两个刘全的之前的故交好友分别是陆仲达和高激云,由于这两人在解放前与刘全德交往甚密,并且非常了解刘全德的想法,同时这两位也是我党的“特情”人员。

为了把这两人的最大作用发挥出来,扬帆允许两人可以任意在市内活动,而不是呆在已经布控的监视哨里。这样一来,两人就可以用不同的借口,主动出击寻访刘全德在上海的所有社会关系以及认识的人,从而可以找到他的活动范围和轨迹。

11月7号,陆仲达在市内逛了一整天,也没弄到什么相关线索,走着走着,他便走到了一个弄堂里,他突然抬头一看,心想那不正是前同事姜冠球家,要不去他家问问看有没有刘全德的消息。

于是便快走到姜冠球家门前,伸手敲了敲门,姜冠球听到门响后,便前去开门,打开门后发现是陆仲达,便赶忙招呼他进来,并热情地说道:

“我们三兄弟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今天必须好好聊聊。”

这时陆仲达听到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刘全德在他家,跟着姜冠球往家里走去,进去以后看到沙发上坐着的正是刘全德。他害怕自己的任何不经意的举动和表情会引起刘全德的怀疑,便赶紧调整状态,并顺着姜冠球的劝说坐下。开口说道:“刘全德,你怎么在这呀”而刘全德也担心自己会被陆仲达上报给组织,因为他知道陆仲达已经投靠了共产党,所以听到陆仕达这么问,也赶紧编了一个理由说道:

“我来找姜冠球是了解如何向政府自首的”。

但陆仲达可不这么想,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刘全德对自己肯定心存戒备,并且他今天说的任何话语都不可信,于是也编了一个理由,腹非心谤地说道:

“他们留用了那么多国民党的警察,唯独把我给开除了。我来找姜哥,看有没有别的出路。”

姜冠球知道刘全德和陆仲达的情况,他其实很同情陆仲达,毕竟为国民党做了那么多的事,最后却落个被抛弃的命运。听了陆仲达的话后,他立即附和道:

“老陆经常到我这里来聊天解闷,可见他日子过得并不好,估计还不如你呢。”

但刘全德可不这么想,因为他很清楚共产党的情报机构和模式,所以他对陆仲达今天所说一切都是一知半解,过了好久,他便借着时候不早了为理由,便要提前离开,不管姜冠球如何劝说,刘全德都坚持要离开。

陆仲达为了避免引起刘全德对自己产生更大的误会和怀疑,也不好强留,只是说了一句:“以后有时间记得找我聚聚”。接着从姜冠球家离开的陆仲达也向扬帆、李士英报告了此事。扬帆此刻更加肯定之前自己的策略是正确的,刘全德一定会在抵达上海后去找老朋友。并且决定得换个人去,陆仕达不能再出现在刘全德面前了,于是便安排高激云前去,用陆仕达的办法。

换人接触刘全德,让刘全德放松警惕

11月9号傍晚,高激云得到命令后便迅速出发,赶往史晓峰的家,要说史晓峰与刘全德的关系可不一般,可以说是过命之交,由于两人以前一起在汪伪政权做事。并且在当年刘全德刺杀余玠成功后,史晓峰更是冒死保护,让刘全德在自己家里呆了一个多月,直到他逃出上海。

当高激云骑着自行车到了史晓峰家楼下,恰好碰见史晓峰买完东西准备回家,两人许久未见,自然而然地开始唠起来家常。在得知高激云正在四处找工作后,史晓峰一边说话,一边热情地邀请高激云上楼坐坐,说是刚买了酒,一起叙叙旧。走进门,史晓峰突然对里面说道:“老师,你出来看看谁来了?”

只见刘全德从屋中缓缓走了出来,看到是高激云,马上高兴地说道:

“小高啊,你还认得我吗?”

高激云先是一愣,之后迅速调整状态,笑眯眯地走上前拥抱住刘全德说道:

“老师,你怎么来了,这最近风声这么近,您这趟过来,路上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刘全德也笑着说道:“没有”,因为正是最近风声如此紧,他也怕出什么意外,并且,这么长时间不见高激云了,他也不知道高激云靠不靠的住。于是,他便心想用什么方法,可以试探他一下,正好看到史晓峰买了酒回来,心想这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

于是他便给史晓峰使了一个眼色,史晓峰心领神会,两人便强烈要求高激云陪他们喝酒,两人在饭桌上不停地给高激云灌酒,高激云心里觉得奇怪,这是怎么了,他们怎么不喝,一直给我灌酒,一定有诈,我得想办法自救。他趁刘全德和史晓峰不注意,偷偷把一截香烟吞进胃里,引发胃部不适,哇哇地吐了起来。接着装作醉酒的样子,说:

“不行,我醉了,今晚我还有个想好的等着我呢,不能再喝了,咱们改日再会。”

说完就摇摇晃晃地走了,史晓峰要开车送他,高激云忙叫过一个黄包车,坐上就走。走出没多远,高激云立即下车,他想报告公安局,但又怕刘全德逃掉,自己一个人又不行,正在不知如何是好时,他发现对面来有两个解放军战士和几个工人纠察队员在巡逻,高激云立即上去叫住他们,说:

“同志们,我发现了特务,请你们立即跟我去抓他们!”

在那个动荡年代,这种抓敌特的活动几乎是每天都在上演,大家早就习以为常,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次抓捕刘全德的行动也是格外顺利。

解放军战士和工人纠察队员接到高激云的报案后便迅速带他们赶到了史小峰家,把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刘全德抓个正着!就这样,蒋介石寄予厚望的刘全德,还没等开始自己的表演,就匆匆落幕了。

刘全德被抓获后幡然醒悟,并积极提供线索

刘全德无法完成毛人凤交给他六个月内暗杀陈毅的计划了,他全部招供,其同伙也被捉拿归案。随后,刘全德被转移到北京看押。刘全德招供的,不仅是刺杀陈毅一事,而交待了其他国民党潜伏特务的行动,刘全德虽然招供,但因为其罪大恶极,人民政府在1950年12月,依法判处刘全德死刑。

结语:

当毛主席闻悉这起刺杀陈毅的大案后,异常重视,在得知特务被捕后,毛主席高度在那样了公安部门的卓越功勋和实战能力,并亲自通报予以嘉奖。



----------------------------------
栏目分类
相关资讯